知識共享中國大陸

《新京報》專訪勞倫斯·萊斯格 試圖推動新版權系統

哈佛大學教授、“知識共享”組織的創始人之一勞倫斯·萊斯格近日來到了北京,在人民大學舉行了一場名為《開放與創新———知識共享在構建著作權未來中的角色》的演講,極力推動中國在接下來的重塑版權法過程中的領導地位。演講結束之后,萊斯格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。

“版權保護運動已經徹底失敗了”

有一次,萊斯格做客美國知名新聞節目“科爾伯特報道”,主持人科爾伯特被他的話嚇了一大跳:“什么,你說70%的美國孩子都是罪犯?”

在很多場合,萊斯格的言論都讓人大吃一驚。比如在他的著作《自由文化》中,他花了多頁來解釋,美國的好萊塢、唱片業、廣播業等的形成,都是一部部的“盜版史”。他在多個場合明確地表示,“版權保護運動已經徹底失敗了?!?/p>

這名全球知名的互聯網版權專家曾經在蘇聯解體后前往東歐調研,東歐的黑市給了他很多印象,“那兒的人都很聰明,很靈活,但做的確實是違背蘇聯體制和法律的事情?!彼嬖V本報記者,今天,世界各地的青少年都在網絡上盡情地下載免費的東西,而全球政府都在努力進行版權保護?!斑@讓我想到蘇聯黑市的場景,感覺很奇怪?!比R斯格說,“當一個社會中,所有人都在違法的時候,這是很糟的,如果我們只是找警察跟著人看他是否違法,這樣的保護是失敗的,我們急需新的法律,讓普通正常的行為不再是犯罪行為?!?/p>

2002年,萊斯格成立了民間組織“知識共享”,又稱“CC協議”,任何創作者和機構都可以申請這個協議,選擇是否讓自己的作品共享,在不進行商業利用的前提下允許復制和傳播。今天,谷歌、Facebook、圖片網站Flicr等網站,中國的互動百科、開心網、百度等網站,以及多位世界著名的藝術家、作家等都已經開始采納CC協議。

版權法在合適的地方才有效

新京報:我們為什么要有版權法?

萊斯格:版權法是一個鼓勵藝術家創新的體制,是為了給藝術家足夠的資源來繼續創新。但現在的版權法已經沒法鼓勵創新了,而是延伸到和創新無關的地方。另一方面,對于那些業余愛好者來說,他們不是因為要回報才把視頻放到Youtube上的。所以版權并非哪兒都需要,而是需要在合適的地方才能有效運行。

新京報:你做過很多演講,此次在中國的演講中你第一次使用了“生態”這個詞。

萊斯格:生態圈都是不同的圈子,有著不同的成分,不同的生態圈需要不同的支持。此前一位杜克大學的教授曾提出“文化環境”的概念,就像一個生態環境一樣,不同的人群有著不同的運行方式,不能在所有的圈子里使用同一個版權范疇。

就專家們來說,因為他們以此為生,所以不付費就不能使用,這是合理的,但在愛好者生態圈中,他們創新完全只是為了分享,而不是賺錢,是完全不同的初衷,需要不同的版權模式。

新京報:你曾提到過一個例子,某導演只是想用一下“辛普森”4秒鐘的畫面作為背景,??怂构揪烷_出了1萬美元的昂貴版權費。

萊斯格:這個導演屬于專家級的圈子,但他所做的只是對辛普森電視劇衍生性的使用,是非常少見而偶然的使用。比如我給你拍照放到雜志上,你背后有一幅藝術品作為背景,假如我必須為了這個藝術品背景而支付版稅,這是荒謬的。它們屬于是極端的版權保護過度的例子。

現行版權法是為另外一個世界設計

新京報:你號召中國推動全球的版權法革新,你了解中國的互聯網嗎?

萊斯格:我認為,中國在這場全球范圍的版權保護討論中太過于自我防御了,中國好像已經被定義成一個低俗,或者罪犯的角色。而中國政府則在盡力展示,中國是可以做好的。而我想說的是,我們現在生活在其中的這個互聯網版權體制毫無道理,中國應該站起來,領導和推動一個更為合理的體制。

新京報:你怎么看中國的“山寨文化”?

萊斯格:我聽說過。在美國,即使有著很嚴格的版權保護,盜版現象也很普遍,就現行版權法來說,70%的美國孩子都是罪犯,都違反了版權法。的確,山寨文化在中國更為流行,但我們要從歷史的角度看問題。美國建國之后一直到1891年才開始對版權進行保護,這方面發達國家已經做得很多了,但是要讓所有國家都跟著美國一樣做,這還是很難的。

新京報:你認為中國可以建立一個新的版權體制?

萊斯格:美國還在堅持使用現行的版權保護系統,但是中國更有可能產生一個新的版權系統。當前現狀是,大多數人都忽視版權,問題是,我們該怎么辦才能讓人們不再忽視版權?一種方法是,很粗暴地強迫保護版權,我認為這個方法失效了。

新京報:你認為過去幾十年,版權法都走錯了路?

萊斯格:也不是走錯了,而是它完全是為一個不同的世界設計的。在1910年的時候,基于當時的技術條件,所有人都可以生產、分享創意產品,并不會觸犯今天我們的版權法,但在今天的時代,我們接觸的每一件東西都和版權法相關。不是法律錯了,而是我們在不同的技術平臺上,應該有著不同的版權范疇。

新京報:你一直在推動版權法改革,但似乎對美國國會立法者無所觸動。

萊斯格:并非完全無效。5年前,WIPO(世界知識產權組織)的主席會說,版權法沒問題。但今天,WIPO的主席也在呼吁重新思考版權法,這是很重要的改變。

新京報:假設版權法沒有發生改變的話,會出現怎樣的結果?

萊斯格:結果會是,年輕人伴隨著“版權無用”的想法成長起來,他們將變成了“棄法者”,等他們成長到四五十歲,開始經營一個政府和國家的時候,那時這個國家對于版權概念的支持將前所未有地弱。所以我的觀點是,從中間開始改變,在一個新的世界中保護版權,否則,人人都會變成棄法者。

新京報:有一些學者和你持同樣的觀點,但他們似乎更樂觀一點,認為可以一點點對現行的版權法進行改善。

萊斯格:我不認為你可以僅僅改善法律,因為它完全是為另一個世界設計的,你可以一點點增加條款,但到了一定時候它還是會崩潰的。所以我認為,它必須發生改變。

加入CC協議,仍能賺錢

新京報:在美國,曾經在唱片業出現過的混戰現在電子書市場出現。

萊斯格:美國的電子書現狀的確一片混亂?,F在亞馬遜和蘋果都在做能讓計算機朗讀的功能,而版權持有者則反對說,如果要讓計算機朗讀,則必須要收費,我覺得這是非常短視的,在新技術面前,書是很脆弱的。我們必須找到讓書和數字時代能相符的方式,用新的技術可以共享圖書,隨處讀書,可以大聲朗讀出來,這不僅讓人們更愿意讀書,也會讓書更有意義。

新京報:亞馬遜網絡書店目前它似乎也正在成為一個壟斷公司。

萊斯格:亞馬遜的電子書有一點好處是,你可以在不同的兼容設備上閱讀,我從Ipad上購買亞馬遜的書,可以讓Ipad、Iphone和計算機三者同步,隨時從任何一個設備上撿回上次在其它設備上閱讀的頁面,而如果亞馬遜上的電子書只能在Kindle上閱讀的話,那會限制人們閱讀的可能。正因為不同設備之間的合作,使得書能夠得以分享,這點已經發展很快了,這是好事。

新京報:作為CC協議的創始人,你將自己的書放到網上可以免費下載,同時讀者也可以去書店購買你的書,你賺到錢了嗎?

萊斯格:事實上我的版稅很高。我設立免費下載的目的,更多是實驗性的,并非在于賺錢,而在于傳遞知識共享這一信息,所幸的是我還是能賺到錢的。

新京報:那其他作家、藝術家也可以在CC協議下通過此類方式賺到錢嗎?

萊斯格:是的,現在CC有越來越多的實驗展開。整個布魯斯伯里學術出版社都是在CC協議下出版,我剛聽說蘭登書屋和耶魯出版社的一些叢書也擁有了CC協議。老的看法是,如果免費出版的話,人們就不會再花錢購買了,但事實上,人們依然還是在買書,而且很多人首先是因為在網上讀到了免費的書才去想到書店買書的。

新京報:CC協議目前在美國和中國發展最大的阻力是什么?

萊斯格:阻力很不同。在中國的困難在于,人們完全忽視版權,這兒正在形成全國性的“棄法者”文化,這其中CC并沒有自己的位置。而在美國則是不同的問題,版權持有者非常極端,因為各種原因阻礙CC的傳播,尤其是一些信奉版權法如宗教的人,相反,一些如谷歌微軟等公司對CC還是很支持的。對于立法者來說,短期之內,CC不期待任何法律改變,但從長期而言,法律必須改變。

【萊斯格已在中國出版圖書】

《代碼》 譯者:李旭 中信出版社 定價:30.00元

《代碼》認為在商業活動的影響下,網絡空間正在變成一個高度可規制的空間。但這并非不可避免,我們可以選擇所希望的網絡空間類型以及要確保的自由。

《免費文化》 譯者:王師 中信出版社 定價:35.00元

在這本書里,作者認為:遺失了突破束縛的文化市場,我們也就喪失了創作的自由、喪失了構建文化的自由,最終,我們也將喪失想象的自由。

《思想的未來》 譯者:李旭 中信出版社 定價:29.00元

此書中,作者認為:“我們的目標應當是一種控制適當的體系。能夠給與藝術家足夠的創作力,并盡可能讓他人自由使用作品,從而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創作?!?/p>

采寫/《新京報》記者 金煜

本文轉自《新京報》網站:http://epaper.bjnews.com.cn/html/2010-11/20/content_171520.htm?div=-1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