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識共享中國大陸

打破學校圍墻藩籬,實現知識全球分享–公開課,把大學搬回家

從去年開始,國內愛好下載和在線“追美劇”的年輕網友,又開始追一些新的東西。哈佛大學教授講授的“正義課”,讓名校公開課席卷網絡。

如果說,TED演講類似于一個精簡版本的大學演講,那么,公開課就是將各知名大學的精品課程送入了千家萬戶。前者傳播的是思想,后者則對專業的學科進行入門解釋,知識共享的互聯網精神令教育變得免費、公開,讓科學傳播更加有效、迅速。弭平知識的鴻溝似乎成了可能。

公開課已經10歲了

名校公開課這個概念雖然剛剛在國內興起,但其實它已經走過十年歷程。

2001年,美國麻省理工學院(MIT)發起了一個前所未有的“激進”項目——開放課程計劃。該項目雄心勃勃,打算將幾乎所有學院的教學資料都免費放置到網絡上,預計耗資1億美元,歷時10年完成。

這個發布在《紐約時報》頭版的驚人消息引起了巨大的爭議。不是所有的教師都愿意公開自己的教學資料。對于學生來說,又有誰愿意花每年3萬多美元的高學費來上免費開放的課程呢?通過各種努力,MIT說服了別人,證明這個做法有助于學校建立正面的公眾形象。

開放課程計劃越做越大。2008年,國際開放課件聯盟(OCWC)成立,全球的250多所大學和科研機構紛紛加入了這個行列。到今天,公開課程計劃已經走過了整整10年,它已經從最初的實驗性短期項目變成了長期計劃。MIT公開發布了所有33個系別超過2000門課程的材料,而OCWC也一共開放了超過1.3萬門課程。

在MIT牽頭打造“開放大學群”的同時,它的競爭對手如斯坦福、耶魯、哈佛等也紛紛自己推出了公開課資料,擺放在各自的網頁上。

最初,大部分的公開課都是文字,視頻非常少。它們制作費用較高,而且因為網速帶寬等原因,很不容易下載和收看。

2005年前后,網絡視頻技術取得了快速的發展,帶寬增加,視頻制作費用降低,Youtube等視頻網站也開始興起,各大學的視頻公開課數量猛增。隨后,蘋果公司開始在其iTunes商店中將各大學零散的視頻資源收集起來,形成一個iTunes U(iTunes大學)的集合。這開啟了視頻集中的方向,一下子將公開課推廣開來。

另一個讓公開課得以實現的必要工具則是不得不提的知識共享協議(CC協議)。CC協議是由哈佛大學教授萊西格等人發起成立的公益機構,免費向公眾提供共享知識。CC協議致力于緩解日益突顯的互聯網版權問題,據知識共享中國大陸項目經理朱捍東介紹,從嚴格到寬松,CC協議有6套可選擇的許可條款,其最基本的概念是將著作權利用的模式從傳統的“所有權利保留”發展為靈活的“部分權利保留”??梢宰屩鳈嗳遂`活地標識自己作品的權利狀態以及其所賦予使用者使用的自由,幫助實現作品的廣泛傳播和公眾對知識和信息的開放獲取。這個工具解決了目前從TED演講到公開課等各類知識、教育共享形式的版權問題,因此,我們才能以免費的形式在任何時間,任何地點聽到世界一流的演講和講課。

“開放式課程是富國利民的”

2003年,愛玩游戲、熱愛奇幻文學的臺灣青年朱學恒剛剛翻譯完托爾金的巨著《魔戒》,將近500萬人民幣的翻譯費投入到他創立的奇幻文學基金會中。此時,他第一次接觸到了MIT的一個開放課程電磁學。這正好是他在大學時代學過的課程。當年,他的老師永遠都是望著天花板、黑板和地板的樣子,被稱為“三板老師”,朱學恒對這個專業提不起一點興趣,重修了三次。而在MIT的公開課中,那位教師會演示各種實驗,甚至請學生上臺示范。

“我自己沒有學好電磁學是一個遺憾,但是看到麻省的課程之后我就想,我之后的那么多學生現在可以再不用受到學校、教師、甚至付不付得起學費的限制,可以享受到一流的教學了,我覺得很感動?!?004年,朱學恒借助奇幻文學基金會,成立了開放式課程計劃(OOPS),開始翻譯國外著名大學的公開課內容。

“開放式課程是富國利民的事情。原因很簡單,英文和中文知識的數量比是10倍到100倍的關系。一個文明所擁有的信息數量決定了它的未來,日本民治維新后也是大量地翻譯外國的知識,一路做了一百多年才開始有了自主的知識,我們并非遜于國外的學生,關鍵是母語的知識數量不夠?!?/p>

OCWC的成員往往會以學校為單位,組織相應的翻譯工作。朱學恒的團隊是當時極少數的民間非營利性公開課翻譯組織。幸好,他招到的志愿者遍布各地。今天,OOPS主頁每月的訪問量有50萬人次,達到了MIT官方主頁訪問量的三分之一。

朱學恒說,自己并非沒料到公開課會火,讓他沒想到的是,自己會做這么長時間,“我一開始以為自己就做個鋪路的工作就好了,總覺得會有企業或政府接手,但結果一直做到現在?!彼f,“不過我后來看得比較清楚了,如果政府加入的話,未必做起來像現在這么快?,F在大家愿意投入,分享,算是不錯的模式了?!?/p>

“開放式課程等于是其他人的善事。我們繼續他們的善意,把公益項目走下去?!?/p>

公開課堂帶來競爭

從去年開始,內地的美劇迷們首先注意到了這些公開課新節目。其中,哈佛的哲學課《公平與正義》一下子變得尤其受歡迎。很多字幕組參與到了公開課視頻的翻譯工作當中。從人人影視到TLF字幕組,這些字幕組極大地推動了公開課在中國內地的傳播。去年11月,網易正式推出了“全球名校視頻公開課項目”,而且以企業的身份加入了國際開放課件聯盟。

為了這個純公益項目,網易前期投入了100萬元。項目啟動之后,每年至少還要追加投入一兩百萬。在項目啟動新聞發布會上,網易總裁丁磊曾以“養豬三年了,現在請大家吃豬肉”的比喻來形容這一公益行為。

目前,網易公開課將流傳互聯網各處的視頻公開課匯總,除了部分翻譯轉載自人人影視等字幕組之外,在一些專業性較高,翻譯時間緊,質量要求高的課程上,也會實行有償翻譯。即使是這樣,愿意志愿翻譯的人還是很多,現在,甚至已經有大學的老師,帶著學生們一起就其專業領域的公開課展開集體翻譯。

網易公開課項目組成員朱璽瑞介紹說,他們的計劃是,今年在能夠想到的每一門學科中都能有一套入門課程,選取專業相對知名的學校和教師。此外,他們還正在開發翻譯糾錯系統和討論功能。

無論是朱學恒還是網易,都會常被問到是否有聯系本地的大學展開公開課,但是,在教育資源共享這方面,我們的這一步都慢了一些。目前,臺灣地區有23所大學加入了開放國際課件聯盟,但出色的課程并不多。

“對于學校來說,公開課最大的一個意義在于它帶來了競爭,你原來在圍墻里怎么做都好,但當全世界最先進的課程出現在你眼前時,所有的老師都會被拉到競爭舞臺上?!敝鞂W恒說,“知識是全民所共有的,而不是少數精英的財產。知識和智慧沒有財產權,沒有誰專屬的意義,知識本來就是可以被不斷復制和推廣的,在互聯網影響下,知識才被更快速地公開分享出來?!?/p>

而在內地,網易也很早就和中國的大學接觸,但目前能稱得上合作的只有復旦一家?!斑M展并不是很理想?!敝飙t瑞說,他去過三四所大學,不是視頻建設的能力不高,就是學校不愿意將資源公開出去。

“我覺得我們也不應該指責國內的大學,而是應該鼓勵他們邁出這一步。公開課意味著巨大的自信,因為你必須在全世界的眼皮底下檢驗?!?/p>

新知專題采寫/《新京報》記者 金煜

本專題感謝:

葉富華(TEDtoChina及TEDx廣州創始人之一)、甘杰(James Flanagan,TEDx北京創始人之一)、桔子(科學松鼠會成員、果殼時間項目組成員)、朱學恒(開放式課程中文翻譯計劃創始人)、朱璽瑞(網易公開課頻道成員)、朱捍東(知識共享中國大陸項目成員)

本文轉自《新京報》網站:http://epaper.bjnews.com.cn/html/2011-03/13/content_209989.htm?div=-1

Comments are closed.

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